2019年保險業開放速度或將進一步加快

發布:2019-03-04 09:43:22 作者:bjjh點擊次數:

-----摘自新聞網

111日,中國銀保監會新聞發言人肖遠企在其近期重點監管工作通報會上透露了今年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最新意向。他說,今年將研究新的開放措施,使開放范圍更廣、力度更大一些。特別要讓一些有專業性的外資機構進入市場,讓在某一個專業領域合規經營意識比較強烈的外資機構來補充金融體系的一些不足,促進相互之間的共同成長。

不久前,資深保險專家、原中國人保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王和在接受經濟日報采訪時曾如是解讀過新一輪保險業對外開放的內涵:對我國保險業而言,對外開放不是新話題,但時代賦予其新內涵、新意義和新實踐。新內涵是更加全面、深入和深刻的對外開放;新意義是推動我國保險業全面深化改革;新實踐是內外資保險企業形成一種協同創新的局面,共同推動我國保險業的轉型升級和持續健康發展。

11日通報會上傳出的消息無疑佐證了這一解讀。肖遠企說,今年主要是把去年推出的一些對外開放的措施落地。而且不光是保險公司,還有更多的外資銀行和其他專業公司,比如資產管理公司進來。開放也不光是讓外資來設分支機構,設立子公司,有的可能是帶來資金做投資、做股權、做股東,有的帶來的是技術、專業。我們希望進一步擴大開放之門,包括開放的方式和外資進入后能夠發揮作用的空間。肖遠企說。

加快開放與加快進入

種種跡象表明, 2019年保險開放速度將進一步加快已成定勢。一是按新一輪開放時間表:早在201711月,我國就宣布將通過3年和5年過渡期,逐步放開外資人身險公司外方股東持股比例限制,進一步加大保險業對外開放力度;20184月,又宣布幾個月內即將持股比例放寬至51%,三年后即不再做限制。此外,還將在幾個月內允許符合條件的外國投資者來華經營保險代理業務和保險公估業務;放開外資保險經紀公司經營范圍,與中資機構一致;2018年年底前,全面取消外資保險公司設立前需開設2年代表處要求。如此計算,2019年無論如何都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間段。

外資心里,當然也計算得非常清楚。早在去年5月前后,外資保險就集中火力搶灘了一回上海自貿區。據上海市金融辦負責人介紹,427日,中國銀保監會明確外資保險經紀機構可按放開后的業務范圍,到所在地保監局申請辦理業務許可證變更后,英國韋萊集團控股的韋萊保險經紀公司,即獲得上海保監局對其變更經營范圍申請的審核批準,由此成為全國首家獲準擴展經營范圍的外資保險經紀機構;52日,中國銀保監會批復同意工銀安盛人壽公司發起籌建工銀安盛資產管理公司,這是我國擴大保險業對外開放后獲批的第一家合資保險資產管理公司;54日,香港富衛人壽保險(百慕大)公司等向中國銀保監會提交了籌建富衛人壽保險公司的申請材料,準備在上海成立的富衛人壽保險公司為合資壽險公司;1126日,法國安盛集團正式簽署協議收購安盛天平剩余的50%股權,如果達成交易,法國安盛集團將全資控股安盛天平。而已獲準籌建的安聯(中國)保險控股有限公司也預計將2019年正式成立。

而且外資保險的步伐遠不止于此。據記者了解,還有多家外資保險公司及外資再保險公司計劃在上海設立子公司,更有外資保險籌劃搬遷亞太總部至上海。

其實現在有外資股東的保險公司都有躍躍欲試的沖動。10日,在銀保監會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合資保險公司中航安盟保險副總經理阮江有感而發,他說:去年以來保險業的進一步擴大開放,對于合資保險公司來說是重大利好。中航安盟保險是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獲準在中國開展政策性農業保險的外資公司,這得益于此前中國在金融業、保險業的對外開放。當前擴大保險業對外開放增強了外資股東方對中國保險業投入的信心,下一步,我們的股東也會持續加大在中國的投入。

而對于2019年的開放節奏,銀保監會也早有明確說法:下一步,將在持續提升風險防范水平和監管能力的基礎上穩步加大對外開放,開啟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新篇章。

熟悉的對手與升級的市場

隨著我國保險業新一輪對外開放進入實質性推進階段。一個現實的格局是,保險業的大門會進一步敞開,更多對手的進入將圍繞市場競爭的方方面面給中資公司進行壓力加碼。

與外資同臺技藝早在2001入關時就開啟了,這一輪的開放也沒什么可值得驚訝的,中國保險業已經習慣了在開放中生存,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一位中國人壽的資深人士這樣對記者說。

翻一翻中國保險業對外開放的大事記,立刻會感同身受上述人士的說法。資料顯示,我國保險業對外開放歷程早在1980就開始了。2001年,根據我國加入世貿組織的承諾,保險業比其他金融行業提前2年全面對外開放。到2004年底,已有14個國家和地區的37家保險公司進入我國保險市場。2012年,交強險業務對外資非壽險公司開放,這意味著中國保險業在更高領域和更深層次參與國際保險市場的競爭與合作,中國保險業基本實現了全面對外開放。去年,我國保險業對外開放更是實現了新突破。

進一步開放肯定是雙贏。對中國來說,保險業的發展速度會進一步加快。應該說,2001年入世的時候,中國還是一個很不成熟的保險市場,那時,要在這個市場上競爭,除了技術,還要靠膽量。外資技術不錯,但膽量就難說了。現在中國保險市場更加成熟,拚技術的比重更重了。這可能到了中資和外資硬撞硬的時候了,當然這個過程不會是一蹴而就的。北京工商大學保險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王緒瑾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時說。

明顯的事實是,雖然這場較量早就拉開了序幕,譬如對德國安聯保險集團這類對手,中資險企是再熟悉不過了。但隨著保險市場的快速發展,中外險資的競爭將在更高更深的層面上展開。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新一輪開放對中資險企來說,了意味著一種新的開始和新的挑戰。據外資的研究表明,中國將繼續引領全球保險市場的增長,在未來的十年,中國的保費規模將每年增長14%。那么,未來的市場的競爭空間將相當大。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共有來自16個國家和地區的境外保險公司在我國設立了57家外資保險公司,下設各級分支機構1800多家,世界500強中的外國保險公司均已進入中國市場。在北京、上海、深圳、廣東外資保險公司相對集中的區域保險市場上,外資保險公司的市場份額分別為14.65%15.22%8.91%10.46%。隨著開放的進一步深入,這個數字無疑還會快速上升。

王緒瑾認為,未來哪個公司發展更快,在很大程度上要取決于技術,包括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等,誰運用得好誰就更有勝算。另外,保險服務化程度則是一個最重要的判斷指標。

對于保險科技的鑰匙,中資企業是否都能熟練把控了呢?

開放的風險與利益和監管

眾多專家認為,新一輪開放對中國保險的影響大約會在五個方面,一是保費快速增加;二是競爭加劇;三是經營模式的轉變;四是保險公司對人才的需求增加;五是公司治理結構的完善。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特別提出,要正確認識對外開放問題,還需要厘清一些問題,比如對外開放是否會導致保費收入外流?是否必然帶來風險的增加?

朱俊生在接受采訪時認為,中國保險業過去取得的巨大進步,是市場經濟和對外開放帶來的,不是各種保護的結果。事實上,保費收入是風險的對價,對應的是保險機構在風險事故發生時承擔的賠償或給付責任。只要存在市場競爭,定價基本合理,保費收入的多少就反映了其承擔風險責任的大小。只有維護公正的市場法則,讓各市場主體在競爭中定價公允,使費率充分反映風險的差異,才是國民的真正利益所在。

至于開放可能帶來外部風險這個問題,朱俊生的看法是,不能靜態地看待開放所帶來的外部風險和不確定性。開放可能會帶來一定的風險,但不開放不利于促進保險市場的競爭,不利于推動保險市場深層次的改革,風險其實更大。

開放的節奏要和風險防范與監管的能力相適應。保險機制主要是通過時空分散風險,越來越多的外資保險公司參與承保,意味著可以在更大的空間范圍內分散與降低風險,保險業的開放并不必然帶來風險的增加。特別是一些在全球很多市場經營的外資保險機構,某種程度上可以實現風險在全球范圍內分散,可以增強經營的穩定性。朱俊生最后說。

 

                                                                                          山西分公司

山西新11选5心得